var _gaq = _gaq || []; _gaq.push(['_setAccount', 'UA-6530747-6']); _gaq.push(['_trackPageview']); (function() { var ga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ga.type = 'text/javascript'; ga.async = true; ga.src = ('https:' == document.location.protocol ? 'https://ssl' : 'http://www') + '.google-analytics.com/ga.js';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'script'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ga, s); })();
  • 2010年06月20日最近的事情0620 - [Solid.Excrement.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leongmingseon-logs/66598363.html

    大四的师兄师姐们即将毕业步向社会,昨晚佛山老乡会送旧。从官方时间下午5:30开始,师兄师姐们情绪激动,最后晚餐,在个人发言时差不多都哭了,大概有三成的高兴,三成的遗憾,两成的鼓动,两成的酒精吧。反正时辰未到,旁人怎么能理解?

    以前会奇怪,为什么仅仅是因为我们来自同一个地方,就应该刻意团结在一起?何况没有功利的目的。更何况以前在广东我都不曾刻意交过朋友。而后来我才知道,对于我们广东人而言,失落异乡的关头,尤其是好不容易脱离了高中、重新开始的时候,同病相怜(同仇敌忾?同声同气?)的朋友的友情是弥足珍贵的。每届师兄都会重申“我们老乡会不是饮饮食食”,都会提出粤语的地位,都称老乡会最重要,就证明了这一点。

    但毕竟大学四年芸芸人海,如果最主要最重要的人际关系只能在老乡会里面找到,就算不能说可悲可叹,都无疑是遗憾的,像一个没去成的景点。昨晚的送旧,进展到接近末尾的时候,就不禁已经显露出一些“圈地”的端倪了。

    我们大三这一届是老乡会的低潮,不仅人数少,也不积极,选出的会长也是历届最不积极(不过依然是我们之中最适合的),算是老乡会的运滞。

    幸好最近的两届都是新鲜血液。佛山老乡会这种非盈利社团的会长,没有任何专权可言,所以更需要强烈的责任心和热情,这种责任心从何而来我不清楚。而所知道的是,会长们还是不是会长的时候,还是师弟师妹的时候,都从老乡会得到了比其他人更额外的关怀和祝福,这可能就是他们动力的源头。写到这里我不禁想起有一次森哥请我吃雪糕还送我回宿舍,森哥会不会曾经有哪怕一秒钟的幻觉觉得我可以做会长?毕竟每一届的会长最烦恼的事情应该就是换届,自己越是优秀,就越是担心继任人,我可以想象森哥第一次见到何建彬的时候的心情。

    合影之后已经11点过了,饭店打烊,所有人退出来,再分流,回校的回校,唱k的唱k。这时候没有路灯能照到我们,我看到将要赶赴下一part的师兄师姐们,已经略带倦容了。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