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ar _gaq = _gaq || []; _gaq.push(['_setAccount', 'UA-6530747-6']); _gaq.push(['_trackPageview']); (function() { var ga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ga.type = 'text/javascript'; ga.async = true; ga.src = ('https:' == document.location.protocol ? 'https://ssl' : 'http://www') + '.google-analytics.com/ga.js';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'script'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ga, s); })();
  • 2010年01月03日一月三日雪 - [Solid.Excrement.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leongmingseon-logs/56067954.html

    众所周知,南方是没有雪的,除了雪柜里的霜。

    入冬以来,天气我常常瑟缩着抱怨“天啊天,你何解斋冻,而唔落雪呢?”

    众所周知,我所处的北方是没有浴室的,只有澡堂。

    今天早上一醒,朦朦胧胧地我收拾好行李去洗澡,下楼才发现日常来往的路径已经被积雪覆盖,目测深20cm,漫天飞雪,对面女生宿舍模糊一片,我一个人站在温暖的宿舍楼的门槛,外面是大自然气息浓重的世界,雪花在眼前横飞。

    我心捻,扑你个街。

    暴雨的话,粤语有一句“落狗屎”,我理解成“天狗便溺”,和日食月食是一回事。对于面前的雪,我觉得是整个天堂的天使一齐对人间洒头皮。

    我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讨厌雪天。

    从澡堂出来,路上的人才多了几个,匆匆走着,纷纷都一副迫不得已的表情,除了那些堆雪人和打雪仗的傻X,就像去罗浮宫一定要看蒙娜丽莎的人。当然,这个鬼地方远远不能算是个旅游景点,那些拿着数码相机在拍雪景的人,都像是在采访灾区。

    女生的假UGG已经磨蚀了半个后跟,在真正的雪地上不断打滑,小心翼翼地走着。

    路上的白雪里忽然出现一个装满白饭的饭盒,差点就踩下去。我细心观察,原来平日所谓的“白饭”,在真正雪白的白雪面前是珠黄的。

    然后,面前一个男生向洁白的雪里,吐了一口痰。

    真正值得讨厌的,不是雪,而是雪的后遗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雪不讨厌啊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