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ar _gaq = _gaq || []; _gaq.push(['_setAccount', 'UA-6530747-6']); _gaq.push(['_trackPageview']); (function() { var ga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ga.type = 'text/javascript'; ga.async = true; ga.src = ('https:' == document.location.protocol ? 'https://ssl' : 'http://www') + '.google-analytics.com/ga.js';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'script'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ga, s); })();
  • 2009年06月07日同学录悖论 - [Times to pee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leongmingseon-logs/40670089.html

    已经过了喜欢写(或者说恨写)同学录的年龄,那时天天盼望喜欢的女生早一点递给我同学录,而此刻我的字典里几乎都找不到这个名词。最近同学录又在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,才发觉当年的自己是多么的蠢。

    同学录的用处是记录同学的资料,以供日后寻找和查阅,并纪念彼此的友情。但是到了后来,谁都知道,既然是好朋友又何须写下自己的联系方法,而不来就不太熟的人,即使留下的是一个贴好邮票的信封,你都懒得去稳邮筒。

    记录下来的除了无知,就是虚伪。这我们一直都有啊,那么还要纪念吗?

    以下是另一件事。

    我有一个好习惯,总是特别留意对方的眼镜(更甚于眼袋)——就像下午茶同座的太太之间互相打量对方的手袋——借故从侧面观察到底是不是平光镜。

    不是我的封建,而是不能认同一件物件戴在身上却没有发挥用途,尤其是像眼镜这种知识分子的标签,不像耳环、项链、化妆、勋章和手套等生来就是件饰物。

    然后我假设日后买了不止一副的眼镜,那么是不是都要去配镜?配镜花的钱可以是一副眼镜的10%至200%,还不计来来去去的舟车和心力。一劳永逸的方法是配隐形眼镜。但是如果戴con我又何须戴一副眼镜呢?

    结论居然是:拥有多副眼镜所以不再戴眼镜。

    分享到: